警花酒楼吃饭被下迷药强制穿上连体皮质拘束衣 计划绑架到远方永久锁在拘束衣器内

警花酒楼吃饭被下迷药强制穿上连体皮质拘束衣 计划绑架到远方永久锁在拘束衣器内在这个世上,有光明,就有黑暗。正如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中,有着一座小黑屋。这个小黑屋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女人。有公司白领,也有学校教师、学生,甚至还有女警……她们被绑成各种各样的姿势,在“享受”着她们身下各自的仪器。近段时间以来,城市中发生的所有关于女孩失踪案件,全部都在这里有了突破……不,不是突破,是破获。主犯赵泽,从犯叶菁,王亚凡,于今天,正式落网。破获这一起案件的人,同样是被赵泽绑架的一个女警,冷如燕。案件过于重大,一时间,网上的讨论滔滔不绝。所有人都在辱骂赵泽,所有人都希望赵泽赶紧去死……那些被赵泽抓过的女人们,有些也有着一定的地位,恢复自由之后,立马展开了自己的报复,动用自己所有的人脉,誓
付费内容 警花酒楼吃饭被下迷药强制穿上连体皮质拘束衣 计划绑架到远方永久锁在拘束衣器内

在这个世上,有光明,就有黑暗。
正如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中,有着一座小黑屋。
这个小黑屋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女人。
有公司白领,也有学校教师、学生,甚至还有女警……
她们被绑成各种各样的姿势,在“享受”着她们身下各自的仪器。
近段时间以来,城市中发生的所有关于女孩失踪案件,全部都在这里有了突破……
不,不是突破,是破获。
主犯赵泽,从犯叶菁,王亚凡,于今天,正式落网。
破获这一起案件的人,同样是被赵泽绑架的一个女警,冷如燕。
案件过于重大,一时间,网上的讨论滔滔不绝。
所有人都在辱骂赵泽,所有人都希望赵泽赶紧去死……
那些被赵泽抓过的女人们,有些也有着一定的地位,恢复自由之后,立马展开了自己的报复,动用自己所有的人脉,誓要将赵泽碎尸万段。
而也有一些人,再也回不来了。
很久以前,就被赵泽卖到山村里的,某公司的CEO,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很快就到了开庭的日子……
这一次,依旧是舆论,依旧是那个结果。
而赵泽没有一丝一毫的担惊受怕,反而在法庭之上放声大笑。
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
他在笑,他料到了这一切……
世间,每一个人,都是杀害他的元凶。
当然了,他有罪,他该死……
但是,那些让他死的人,却是与他素不相识的人。
他看向了某个方向,那个人果然在那。
赵泽依旧笑着,仿佛在说,你看,我没有骗你。
那人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庭审结束,赵泽被押下去了,所有人都散了,只有冷如燕一人呆呆地坐在原位,久久没有动过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疑惑地回头,见来人是自己的上司,便问:“怎么了?”
“都散了,你一个人在这干嘛?”
“哦,我在想东西,没注意……”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走吧走吧,请你吃个饭。”
“嗯。”
……
席间。
冷如燕问:“赵泽的事……”
“就知道你在想这个,你放心,他活不了几天了,明天就会枪决。”
“明天?这么快?”
“本来不用这么快的……”他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但是网上舆论的压力太大了,所有人都希望他赶紧去死,还有,那些被他欺辱过的女人,都动用了自己的关系,要最大程度地玩死赵泽……”
“比如?”
“执行当天,会有人给赵泽注射一种药物,那种药物会直接在体内游走,燃烧他的每一寸肌肤……这个混蛋,都是他自找的。”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这话你可别乱说啊,我们不能做这种事的。”
冷如燕点了点头。
之后,不发一言。
很快,吃完了饭,那人有事先行离开。
冷如燕透过窗户,望着他的背影,说道:“可是,我们已经做出这种事了。”
……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刑场,挤满了人。
所有人都想看看传说中的超级大变态是什么样子的。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
身在现场,看到这一幕的冷如燕,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拨动了。
人们在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拉赵泽的车子还没有来。
负责刑场的人员都有些不耐烦了,当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却是惊讶地说:“什么?他们很早以前就出发了啊,还没到?”
如此,所有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经过调查,在监狱开往刑场的路上,一辆专门搭载犯人的车子,在路上爆炸了。
现场,无一幸免。
但是,没有赵泽,没有叶菁,没有王亚凡。
警方立马展开搜捕,紧急封锁全城。
如此,过了许久之后,却连赵泽的影子都没发现。
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苦苦寻找赵泽的时候,冷如燕也不见了,离奇失踪了。
……
另一个城市。
四个人在酒楼吃饭。
一男,三女。
“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赵泽举起酒杯,伸向冷如燕。
冷如燕始终面无表情,举起杯来,轻轻碰了一下。
“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已经挂了。”
“嗯。”
那天的事,其实是冷如燕搞出来的。
除了平民以外,他们每个人都可以出入监狱那种地方,而能出入,并且在车上埋炸弹的人,只能是冷如燕。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亲手把赵泽送进监狱的是她,帮助赵泽逃离地狱的也是她……
如果没有她的话,赵泽根本就出不了城。
“突然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你确实不该死。”冷如燕沉沉地说道。
赵泽只是笑笑,又说:“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当然。”
赵泽点了点头,埋头吃菜。
而叶菁和王亚凡却站了起来,一脸邪笑地盯着冷如燕。
冷如燕察觉到二人的眼神有些不对,眯着眼说:“怎么?过河拆桥吗?”
赵泽摇了摇头:“不是,等你躺下我再告诉你因为什么……”
冷如燕笑了起来:“哎,我说你是哪来的勇气?就这俩货,我单手都……”
赵泽笑了笑:“单手都怎么样啊?”
冷如燕没空理赵泽,正吃惊地看着自己软塌塌的手臂,它正在以冷如燕能感觉到的速度逐渐麻木,并且,正在向全身扩散。
很快。冷如燕就瘫在了椅子上,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只能绝望地问道:“为什么!”
她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明明是她把赵泽救出去的!
难道赵泽之前说让她加入团队是骗她的?
凭什么?叶菁和王亚凡不就加入了吗?!
与此同时,赵泽终于吃完了自己的饭,用纸巾擦了擦嘴,说道:“你不该救我的,因为你是个警察。”
不知冷如燕体内是些什么东西,扩散速度飞快,已经扩散到了她的下巴,现在的冷如燕,下巴完全没了知觉,连嘴都张不开,更不用说回话了。
“我给你讲那个故事,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你们的法,有多么卑微……同时还想告诉你,当一个心中的信仰崩坍的时候,那个人想到的,不会是去补救,而是去毁灭曾经的信仰……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大部分人都是如此,但我偏偏看不上这部分人……就像,我看不上,大部分与某件事无关的人,在怒斥那件事的罪魁祸首一样!”
冷如燕明白了,全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她还是感觉自己被赵泽骗了,之前就不该救她的!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下落,更没有人知道赵泽的下落,等于是冷如燕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她想说话,她觉得还有机会补救的,她不想成为赵泽手中的玩具。
可是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肉听自己的……
而赵泽也已经开口了:“这一次,选哪啊?”
叶菁冷冰冰地说道:“随便吧,找个远一点的地方,让她一辈子也做不到回家的路。”
王亚凡同样冷冰冰的:“你那自动拘束衣还有库存吧?给她套上啊,这娘们功夫高,别到时候把买家给打趴下了,把拘束衣的锁给琐死了,一辈子都不要打开。”
听着这些话,冷如燕无疑陷入了绝望之中。
她怕了,真的怕了。
即便肌肉此刻不受自己控制,但还是忍不住发起抖来。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警花酒楼吃饭被下迷药强制穿上连体皮质拘束衣 计划绑架到远方永久锁在拘束衣器内

1632645139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