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拼死相救被牢牢捆绑在木马上的闺蜜 不料闺蜜却在解开绳缚后掏出匕首插进自己腹部

警花拼死相救被牢牢捆绑在木马上的闺蜜 不料闺蜜却在解开绳缚后掏出匕首插进自己腹部这个声音不停地激荡在葛雨的心间。如催命的魔咒一般……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要让她做出这种选择?!虽然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但葛雨并不想杀她,刚才甚至想要救她,而且就在不久前,她面前的这个人,还曾救过她一次。只怪赵泽的诡计,使两人之间出现了矛盾,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化解。只有一瞬间……很快,这一瞬间的时刻便到来了。两个葛雨同时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格外轻松,但其中一个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赵泽刚才并没有提醒过她。葛雨没有一丁点思考的时间,失误就得等死,所以当感觉到身体放松的一瞬间,葛雨便跳了起来,有什么用什么,直接夺过另一个葛雨腰间的手枪,对准她的头部打了一枪。……另一边,现实世界中。躺在床上的葛雨整个身子都剧烈颤抖了一下,面
付费内容 警花拼死相救被牢牢捆绑在木马上的闺蜜 不料闺蜜却在解开绳缚后掏出匕首插进自己腹部

这个声音不停地激荡在葛雨的心间。
如催命的魔咒一般……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要让她做出这种选择?!
虽然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但葛雨并不想杀她,刚才甚至想要救她,而且就在不久前,她面前的这个人,还曾救过她一次。
只怪赵泽的诡计,使两人之间出现了矛盾,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化解。
只有一瞬间……
很快,这一瞬间的时刻便到来了。
两个葛雨同时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格外轻松,但其中一个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赵泽刚才并没有提醒过她。
葛雨没有一丁点思考的时间,失误就得等死,所以当感觉到身体放松的一瞬间,葛雨便跳了起来,有什么用什么,直接夺过另一个葛雨腰间的手枪,对准她的头部打了一枪。
……
另一边,现实世界中。
躺在床上的葛雨整个身子都剧烈颤抖了一下,面部表情尽显痛苦,但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赵泽注意到了,只是冷笑一声,便继续给另一边的葛雨灌输他的命令。
……
“够利索的。”
葛雨没有答话,而是盯着地上的死尸发愣。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干了些什么……
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无法思考。
那个葛雨的头部已经被子弹击穿,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貌。
葛雨怀疑她是赵泽制作出来的家伙,但她最多只能想到易容,说不定在自己的那张脸皮之下,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的脸,但现在她的脸皮已经彻底烂掉,她无法查验这一点。
她并不知道,其实另一个她,也是她,人皮之下,什么也没有。
……
赵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们继续第三轮,准备好了吗?”
葛雨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盯着左右,满脸凶狠地怒道:“你敢不敢出来?跟我面对面站在这里,你敢吗?!”
葛雨彻底怒了,从她清醒后开始,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赵泽在牵着她的鼻子,她受够了。
赵泽只是笑笑,并不理会这茬,仍旧固执地说道:“第三轮游戏,开始……这一次,你没有重来的机会了……遇到机会,要把握好,听懂了吗……懂了就走吧……”
话音刚落,墙壁上,忽然响起“咔咔咔”的声音,又是一道石门被打开了。
……
葛雨并不想进去,但是没有办法,这里貌似只有那一道门,如果不去的话,真的就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葛雨最后看了一眼那具尸体,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走向了那道门。
刚一进去,身后的大门便关闭了。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漆黑的矿洞,而是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屋子。
一览无遗。
当然也包括,被绑在屋子里,惨叫不止的两个女人。
一看见她,葛雨就急了,连忙冲到某个女人身边,焦急地问着:“如燕,你怎么样……”
没错,其中一个女人,竟然正是自己苦苦寻找了好几天的冷如燕。
此刻,冷如燕正和另一个女人坐在一个木马上面,木马自动颤抖着,连带着她们的身体也跟着颤抖不已。
在她们的身下,貌似还压着什么东西……
但由于被牢牢捆绑在木马身上,所以她们连躲都无法躲,只能默默忍受着。
葛雨拼了命地寻找着绳结在哪,可奇葩的是,绑在冷如燕身上的绳子,竟然没有绳结!
这是什么奇葩科技啊!
葛雨快急疯了,她甚至想用枪把绳子打断,可那样一来也太冒险了……
然而不等她多想什么,冷如燕已经开口哀求:“葛雨,救我啊!”
葛雨不想再等了,直接把枪口对准了冷如燕的绳子。
“等一下!”
就在这时,赵泽的声音再次响起。
虽然很不愿意听他废话,但葛雨还是停了手。
因为这是赵泽制定的“游戏”,还有一些“规则”没有说出来。
之前的事让葛雨知道,不听赵泽的话就有可能吃亏。
葛雨虽然停了下来,但语气依旧不善,怒道:“有话就说,1有屁就放,快点!”
赵泽嘿嘿嘿地笑了几声,才接着说道:“你只能救一个人。”
说完,屋子里的墙壁上,再次打开了一道门。
这一次,没有等到结束,而是直接打开。
如果是之前,葛雨一个人就先走的,但先走不行,因为冷如燕是她的朋友、。
她看了一眼另一个女人,心中一团无名火烧的旺盛。
这还用选吗?当然是选冷如燕!
并不是葛雨见死不救,而是……另一个人,竟然是廖安娜。
之前葛雨就怀疑廖安娜跟赵泽勾搭在一起,同时还怀疑自己同时冷如燕的失踪也跟廖安娜有关,所以才一直跟踪她,最后导致被赵泽算计,她全都记得。
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廖安娜明明在医院却出现在了这里,但她还是果断选择了冷如燕。
葛雨不仅不管廖安娜,反而将枪口对准了她的头。
“砰”的一声巨响过后,整个屋子安静了一半。
接着,葛雨又开枪打向了冷如燕身上的绳子。
绳子直接断裂,整条绳子都松开了,冷如燕直接从木马上摔了下来。
葛雨连忙检查起了冷如燕的伤势,另一边廖安娜的尸体还在一边,她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
“如燕,你没事吧?”葛雨关切地问道。
冷如燕点了点头,面色还是有些痛苦。
葛雨直接搀扶起了冷如燕,走向那道早已开启的大门。
一步一步,十分小心。
而就在她们即将迈出大门的时候,葛雨扶着冷如燕的那条胳膊,突然被人扭住!
对方的力气很大,一上来就是全力,直接将葛雨的胳膊扭断。
葛雨惨叫了起来,想要开枪,但对方早已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扭,手枪便跌落在地。
葛雨再次惨叫起来,由于对方还没有放开她,所以她还能站得住。
与此同时,她终于看清是谁伤了自己。
在自己的面前,冷如燕正抓着她的胳膊,冷笑着看着她。
葛雨瞪大了眼睛,尽显不可思议:“你……你干什么……”
话没说完,冷如燕再次出手,不住从何处掏出了一把匕首,插进了葛雨的腹部。
葛雨浑身的力气瞬间流失,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她只能绝望地看着冷如燕孤身一人走向那道门。
冷如燕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大门开始缓缓关闭。
葛雨吃力地想往那边爬,却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随着大门的缝隙越来越小,赵泽的声音终于再次在葛雨的耳中响起:“不是说了吗,只能救一个啊。”
葛雨这才明白赵泽刚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只能救一个……
原来,葛雨也被算在里面了吗?
可是为了朋友,葛雨宁愿自己不走。
可是,可是……朋友怎么就走了呢?
葛雨的心中被巨大的痛苦吞噬,再也忍受不住,直接昏迷了过去。
赵泽坐在电脑屏幕前,依旧微微笑着。
……
赵泽回头看了一眼葛雨,知道她很快就会醒来。
果然,没一会儿,葛雨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但睁开眼睛后,葛雨原本平淡的表情突然变得痛苦,忍不住捂住了肚子……奇怪的是,她的肚子上,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伤痕。
即便回到现实,她依旧还是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
赵泽走到了床边,笑呵呵地说道:“你输了,所以你走不了了……你在这里陪我一辈子吧……”
葛雨狠狠地咬着牙,狠狠地瞪着赵泽,因为她记得这个声音。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警花拼死相救被牢牢捆绑在木马上的闺蜜 不料闺蜜却在解开绳缚后掏出匕首插进自己腹部

1632645142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