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身穿女仆装被人控制梦境羞辱 一个女孩儿躺在木板上 被堵着嘴巴蒙着眼不断地叫着

警花身穿女仆装被人控制梦境羞辱 一个女孩儿躺在木板上 被堵着嘴巴蒙着眼不断地叫着她终于成功了。身在现实世界,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赵泽深深地吐了口气。……另一边,葛雨其实还没彻底成功,只能算是半成功。现在,小孔已经被堵上了,剪刀也跌落在了她的手边,但问题是,她没有办法拿起来。她的双手紧紧并拢在一起,连一根手指都分不开,更不用说拿东西了。此时此刻的她,只能凭借感觉,将手上的皮质手套轻轻往刀刃上摩擦着。不可能没有效果,肯定是有效果的,只不过,时间有些太长了。葛雨这一弄,就弄了整整一天一夜。是的,一天一夜!梦境中的一天一夜,在现实中只是一瞬。所以当葛雨彻底挣脱,并且站起身来的时候,她也十分好奇,明明感觉过去了好长时间,为什么自己一丁点的困意都没有。她怎么可能想到,其实,她现在就在梦里。赵泽不打开那个“开关”,她就一辈子都醒不过来。由于梦境是虚拟的,所
付费内容 警花身穿女仆装被人控制梦境羞辱 一个女孩儿躺在木板上 被堵着嘴巴蒙着眼不断地叫着

她终于成功了。
身在现实世界,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赵泽深深地吐了口气。
……
另一边,葛雨其实还没彻底成功,只能算是半成功。
现在,小孔已经被堵上了,剪刀也跌落在了她的手边,但问题是,她没有办法拿起来。
她的双手紧紧并拢在一起,连一根手指都分不开,更不用说拿东西了。
此时此刻的她,只能凭借感觉,将手上的皮质手套轻轻往刀刃上摩擦着。
不可能没有效果,肯定是有效果的,只不过,时间有些太长了。
葛雨这一弄,就弄了整整一天一夜。
是的,一天一夜!
梦境中的一天一夜,在现实中只是一瞬。
所以当葛雨彻底挣脱,并且站起身来的时候,她也十分好奇,明明感觉过去了好长时间,为什么自己一丁点的困意都没有。
她怎么可能想到,其实,她现在就在梦里。
赵泽不打开那个“开关”,她就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由于梦境是虚拟的,所以,现实中的一秒钟,可以转换为梦境中的任何时间。
这一天一夜,葛雨确实累的够呛,而当她彻底脱缚之后,却又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葛雨心中突然无名火起,疯狂地跳了起来,拿起了地上的那把手枪,口中大骂:“该死的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
与此同时,现实中,葛雨的“本体”表情异常凶狠,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赵泽全都看在眼里,不由得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赵泽有个疯狂的计划,从很久以前就开始部署,之前的廖安娜,就在他的计划之中,而葛雨,则是完完全全在意料之外……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索性也不去管那么多了,葛雨也是可以为他的计划出一份力的。
赵泽直接对着电脑屏幕说道:“葛雨,你可终于自由了,等的我都不耐烦了……”
……
葛雨当然听见了赵泽的声音。
她拼命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可是,找不到。
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那个声音,根本就是直接跟她的脑子进行对话的。
葛雨怒气冲冲,整个身子都被气得发抖了。
因为她讨厌此刻身上的这身衣服,同时她还想到,自己的衣服被人换下来的,那岂不是说,那个人,曾经看光了自己?
一想起来就恼火不已,如果现在赵泽敢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对,毫不犹豫!
什么警察,什么法律,全部都得靠边,她什么也不想管,只想杀了赵泽!
而且还有一点最恶心的,她身上的衣服是可以脱下来的,但鞋子不可以,因为在脚踝处,那根鞋带上面,居然还上着锁!
她也不能脱了衣服,因为她知道,有人能看见她……虽然之前已经被人看光了,但她已经醒了,不允许第二次发生这种事!
这就是葛雨生气的原因。
可惜即便有枪在手,她也毫无办法。
她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任人宰割,她很不爽,只能如此发泄。
赵泽也根本不理会她,依旧笑呵呵地说着:“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赵泽,也许你听过我的名字,也许没有听过,你的同事冷如燕是我绑的,现在就在我的身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让你逃出去,给你一次获得自由的机会。”
说到这里,赵泽突然不说了,因为他在给葛雨时间缓冲。
葛雨一时失了神,完全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
原来,这就是赵泽啊……
也就是说,廖安娜之前是被他绑架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又会把她送回去?
廖安娜,认识赵泽?
想到这一点,葛雨更加恼火,之前就不该心慈手软的,就知道廖安娜有问题。
另一边,赵泽注意到葛雨的表情变化,知道她已经缓冲的差不多了,便继续说道:“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就你现在的位置,正前方的那面墙壁,其实不是石头做的,而是一层很单薄的板子,你随随便便就可以推开……现在,推开,走进去,我会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
在赵泽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葛雨就试探着走向了正前方的墙壁,直到赵泽说完,葛雨才慢慢把手伸向墙壁。
果然,这并不是石头,而是纸板。
葛雨猛地用力,将一整块纸板推倒在地,又马上举起枪来。
她以为这就是外面的世界了,但其实还不是,纸板的后面,还有一条向下的阶梯,在阶梯两侧的墙壁上,还摆着许多的蜡烛,照亮了一切。
葛雨怒骂着:“王八蛋,你在哪,给我出来!”
可是赵泽已经不理人了。
葛雨没有办法,只好小心翼翼地往下走着。
阶梯是石头做的,高跟鞋踩在上面,十分不舒服。
当然,只是对葛雨来说。
实际上,她从未穿过高跟鞋,一时间根本无法适应。
要命的是,这高跟鞋居然还脱不下来了。
她只能默默忍受着脚尖的疼痛,不断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之前胳膊都断过几次了,比起那几次,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葛雨慢慢走着,很快,就到了平地。
刚一下去,少女痛苦而又微弱的“呜呜呜”声,便吸引了葛雨的注意力。
这里的空间很大,在她的正前方的空地上,放着一个木板。
木板上,躺着一个女孩,她就那样躺在木板上,被堵着嘴巴蒙着眼,不断地叫着。
原因在于,在她的下面,放着一根[不可描述],不停地冲击着她的敏感部位。
而她无法移动,因为她被死死绑在木板上。
她的手臂死死地并在一起,被皮带牢牢压制着,双腿也是如此的情况,两只脚并在一起,用一根皮带绑死,在她的膝盖处,还有一条皮带,将她和木板融为一体。
她的声音十分绝望,不知已经在这里忍受了多久。
身为警察,葛雨第一时间便要冲过去释放那个女人,而就在这时,赵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先别动,我还没说游戏规则呢……”
“滚蛋,我懒得听!”
说话间,葛雨就要解开女人身上的束缚。
赵泽又说:“关于你自己的自由,你真的不听吗?如果你放了她,就等于坏了我的规矩,那么作为惩罚,你将一辈子待在这里,到死为止。”
葛雨的动作停下了,面前的女人还在痛苦挣扎着,但葛雨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葛雨直起身,盯着四面八方,咬牙切齿地说道:“什么规矩?”
“嘿嘿嘿……”赵泽连笑了好几声,才说:“其实也很简单,用你手里的枪,对准你面前那个人的额头,然后,扣动你的扳机。”
葛雨面色一变:“你说什么?!”
“只能这样做……这就是我的规则……只要你这么做了,你就可以获得自由……想想你的朋友冷如燕……你出去以后就可以带着她一起走了啊……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知道的,你还怕谁会损坏你的声誉吗?你就当是我干的,没人会怀疑你的……”
赵泽的话不停地敲击着葛雨的心灵。
她看了看面前的女人,表情全是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相比之下,当时是她和冷如燕更重要,可是,眼前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她是个警察,她不能这么做。
葛雨同样是这样说道:“不可能!”
赵泽叹了口气:“那你放了她吧,你们一起在这里等死。”
葛雨冷哼一声,继续解起了女人身上的皮带。
赵泽不禁疑惑地问道:“难道你认为你的没有没有一个陌生人重要?”
葛雨一边解一边说:“都重要,但我不会为了自己,去伤害别人。”
说完,葛雨也正好解开了女人身上的束缚。
当她把女人脸上的眼罩摘掉之后,整个人却直接傻眼。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警花身穿女仆装被人控制梦境羞辱 一个女孩儿躺在木板上 被堵着嘴巴蒙着眼不断地叫着

1632645143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