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捆绑在医院病床上的女警花剧烈地挣扎着 床被摇晃得发出剧烈的响声 皮带都差点断开

被捆绑在医院病床上的女警花剧烈地挣扎着 床被摇晃得发出剧烈的响声 皮带都差点断开喷雾里的气体瞬间钻进叶菁的鼻子。叶菁根本猝不及防。但叶菁也绝对不相信赵泽会害她,所以并不害怕。刚想问这是什么东西,接着,叶菁便感觉身体一软,整个人都摔倒在地。她感觉浑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就抽空了似的。连手指都动不了,连喉咙都动不了,想说话却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唯一能正常运动的,只有眼睛和呼吸器官。赵泽惊喜地大叫:“哈哈,成功了!好了你说吧,找我什么事?”叶菁:“……”叶菁连做表情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面色平静地看着赵泽,实际上,在心里,早已把赵泽骂成了狗。赵泽哈哈大笑:“怎么样啊我这东西?以后再办事的时候是不是就方便多了,哪里还需要捆绑,直接一喷带回家,然后慢慢玩,是吧?你怎么了,你说话呀。”叶菁还是说不出话来,心中不停

付费内容 被捆绑在医院病床上的女警花剧烈地挣扎着 床被摇晃得发出剧烈的响声 皮带都差点断开

喷雾里的气体瞬间钻进叶菁的鼻子。
叶菁根本猝不及防。
但叶菁也绝对不相信赵泽会害她,所以并不害怕。
刚想问这是什么东西,接着,叶菁便感觉身体一软,整个人都摔倒在地。
她感觉浑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就抽空了似的。
连手指都动不了,连喉咙都动不了,想说话却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唯一能正常运动的,只有眼睛和呼吸器官。
赵泽惊喜地大叫:“哈哈,成功了!好了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叶菁:“……”
叶菁连做表情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面色平静地看着赵泽,实际上,在心里,早已把赵泽骂成了狗。
赵泽哈哈大笑:“怎么样啊我这东西?以后再办事的时候是不是就方便多了,哪里还需要捆绑,直接一喷带回家,然后慢慢玩,是吧?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叶菁还是说不出话来,心中不停地辱骂赵泽。
然而,赵泽好像不是故意装出来的,他是真的忘记了自己这种药的作用,以为叶菁能说出来话的。
“到底怎么了?”赵泽皱了皱眉。
沉默良久,赵泽才拍了一下脑门:“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说不出话来,对吧?”
叶菁想点头,却做不到,一下都动不了。
赵泽连连抱歉,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哎呀!我好像没有解药,还没来得及做呢!”
叶菁直接绝望了。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做。”
赵泽没有开玩笑,他真的没有制作解药,真就现场制作了起来。
整个过程中,叶菁生无可恋。
一天的时间肯定是不够的,赵泽这一忙活,足足忙活了两天两夜。


两天后,终于拿出了一个信的喷雾,对着叶菁喷了一下。
片刻之后,叶菁整个人都瘫了,她的所有感官都恢复如常,表情也能做出来了。
此刻,叶菁放声大哭,这两天来,她就像个物品一样,被仍在地上,无人问津。
赵泽连连抱歉,过了很久,才把叶菁哄好了。
叶菁一边揉着脸,一边问道:“这东西好厉害呀,真的一下都动不了……还有,下次你要那我做实验前,能不能先把解药发明出来?”
赵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好好,一定……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直到现在,叶菁才能把之前的事讲出来。
“为什么在梦境中,我无法控制她了?”
赵泽想了想,说道:“我估计,是她的意识比你强大了。”
“什么意思?”
“她太痛苦了,她不想醒过来,她知道是在做梦,所以拼命想着,自己绝对不能醒过来,就这么简单,毕竟那个东西完完全全就是靠意志力控制的,可我真的没有想到,她的意志力会比操纵者的还强……你是不是玩的太过火了?我警告你啊,如果她的意志力比你强的话,你可能会被她反杀的,所以以后尽量别进入她的梦里了。”
这种理论,叶菁还是头一次听到。


真的是这样吗?
是因为那个东西太痛苦了,所以赵凌雪不敢醒过来?
叶菁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赵泽摆了摆手:“好了没事了吧?你走吧,我还要再做个东西,做好以后给你玩。”
“好啊……那这个喷雾,先给我试试呗?”
话没说完,赵泽突然拿起喷雾,对准叶菁喷了一下。
叶菁再次倒在了地上,不明白赵泽为什么要这样做。
而赵泽也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实际上,是赵泽误会了,叶菁说的试试,是想拿回去给赵凌雪用,赵泽却以为叶菁喜欢上了刚才的那种感觉,想给叶菁自己试试,这上哪说理去?
叶菁再次一动不动,想说出实情都没办法。
直到一天以后,赵泽才把叶菁解救了。
这一次,叶菁怎么都哄不好了,放声大哭。
赵泽拼命道歉,就差当场自杀了。
……


医院。
叶菁又回来了,还拿着两个喷雾剂。
回去之后,赵凌雪已经醒了,正盯着天花板发呆。
见叶菁进来,赵凌雪吓得“呜呜呜”地叫了起来,全身更是猛烈挣扎起来。
长时间呆在这种地方,不是精神病也会变成精神病的。
赵凌雪现在对叶菁很恐惧,在梦里,叶菁折磨了她好几个月,她现在都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了。
现在就算叶菁把赵凌雪的绳子解开让她跑,她都不敢再跑了。
叶菁直接来到赵凌雪身边,笑呵呵道:“这几天我不在,有没有想我啊?”
赵凌雪拼命摇头,紧接着,又拼命点头。
她现在可不敢得罪叶菁。
“嘿嘿,我就知道你想我了,我也想你。”叶菁把那瓶喷雾掏了出来,“你看!你看看我对你多好,有了新东西第一时间就想到你。”
赵凌雪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连忙摇起头来,嘴巴呜呜呜地叫着,显然是在求饶。
而叶菁不管不顾,直接对着赵凌雪的鼻子喷了一下。
片刻之后,赵凌雪不再叫唤,不再挣扎,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肉再听她的话,全都一动不动。
赵凌雪吓了一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叶菁则把刚才赵泽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赵凌雪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赵泽聪明的头脑。
同时,她也感觉到不寒而栗。


有了这个东西,赵泽以后如果再犯案的话,那不是更轻松了?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感觉下面一片冰冷,而且还发生了震动。
怎么回事?
她看见叶菁正在自己的身下,她听见某种仪器发动的声音。
片刻,她全身都难受了起来,热量达到了临界点。
下身的刺激游遍了她的全身,她想挣扎,却动不了,想叫出声来,却一个字都发布出来。
只能默默忍受。
那种感觉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赵凌雪再也忍受不住,闭上了眼。
可是,即便她认为自己即将昏过去了,可是,她却并没有昏过去。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赵凌雪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昏迷了,完全就自觉地自己闭上了眼,可是之后,她却怎么都没有昏过去,仿佛,那种感觉仅仅是一种感觉,其实她根本就没办法睡过去。
下身的刺激依旧在继续,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的。


不多时,赵凌雪感觉自己体内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在流动,很快就“破壳而出”。
兹拉一声,液体从赵凌雪下面喷涌而出。
叶菁连忙散开,哈哈大笑:“姐姐,挺爽的对吧?我们继续啊。”
说着,叶菁又把那个东西放了上去。
赵凌雪痛苦极了,偏偏却连表情都无法做出来。
足足有两个小时,赵凌雪都在忍受那种东西带来的刺激。
两个小时后,叶菁才作罢,将另一个喷雾喷在赵凌雪的鼻子上。
赵凌雪瞬间解脱,“呜呜呜呜呜呜”地叫了起来。
声音很大,几乎都能传到医院上面去了。


同时,赵凌雪全身都在挣扎着,剧烈地挣扎着。
床被摇晃的发出剧烈的响声,甚至,绑着赵凌雪的皮带都差点断开。
关键时刻,叶菁连忙动手,将她的皮带重新绑好。
这简直是最痛苦的时刻,赵凌雪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气。
直到这场“回光返照”爆发完毕后,赵凌雪彻底虚脱了,直接昏了过去。
叶菁开心极了,拿着喷雾,一蹦一跳地往楚筱的房间走去。
就在这时,赵泽给她打来了一个电话,叶菁接了起来。
听到赵泽说的话后,叶菁原本笑呵呵的脸庞,突然僵住了。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被捆绑在医院病床上的女警花剧烈地挣扎着 床被摇晃得发出剧烈的响声 皮带都差点断开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