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以为陌生人是闺蜜朋友 我求着她将自己捆绑成四马攒蹄 堵着嘴巴施虐百合

误以为陌生人是闺蜜朋友 我求着她将自己捆绑成四马攒蹄 堵着嘴巴施虐百合 可想而知,听了这话,叶菁当然一个劲地点头。“好,你快放开我……”叶菁甚至强忍着那股酸痛感,将后背对准了王亚凡。王亚凡却又在此刻突然皱了皱眉,说道:“可是,你是梦洁绑在这的,我私自放了你,她回来发现了可就完蛋了啊。”叶菁都快哭出来了:“我求求你先把我放了好不好?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我不会说的,等她回来,你再把我绑起来,这样没问题了吧?”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王亚凡也只好将叶菁的绳子解开了。叶菁的上身刚恢复自由,双手就迫不及待地伸向下面,将那颗小球取了出来。“嗯……”叶菁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一颗沾满了液体的小球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即便在自己的手里,它也正以一种疯狂的频率震动着。
付费内容 误以为陌生人是闺蜜朋友 我求着她将自己捆绑成四马攒蹄 堵着嘴巴施虐百合

 

可想而知,听了这话,叶菁当然一个劲地点头。
“好,你快放开我……”
叶菁甚至强忍着那股酸痛感,将后背对准了王亚凡。
王亚凡却又在此刻突然皱了皱眉,说道:“可是,你是梦洁绑在这的,我私自放了你,她回来发现了可就完蛋了啊。”
叶菁都快哭出来了:“我求求你先把我放了好不好?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我不会说的,等她回来,你再把我绑起来,这样没问题了吧?”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王亚凡也只好将叶菁的绳子解开了。
叶菁的上身刚恢复自由,双手就迫不及待地伸向下面,将那颗小球取了出来。
“嗯……”叶菁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
一颗沾满了液体的小球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即便在自己的手里,它也正以一种疯狂的频率震动着。
叶菁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苦痛终于结束了,她狠狠地把这颗球丢向了门外,好似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赵泽,这个混蛋,真就敢把自己扔在这里不管不顾!
叶菁狠狠地咬了咬牙,又看向了王亚凡,说道:“谢谢你啦。”
王亚凡喜滋滋地说:“不用客气。”一边说,一边帮叶菁解着腿上的绳子。
没多久,叶菁总算是彻底恢复了自由,随意伸展了下四肢,竟会是那样的舒爽。
王亚凡却一点都不想给她消息的时间,竟然撒娇似的说道:“刚才就说好的,该你绑我了……切记,在梦洁回来之前,一定要把我解开,让我再把你绑好,不然她会虐死我的。”
叶菁躺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着气,说道:“你等我先休息一下。”


王亚凡点了点头:“你快一点啊。”
叶菁看着王亚凡的侧脸,突然萌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白梦洁当然回不来了,落在赵泽手里,这辈子都只能当个性奴。
不如,也把她的朋友给……
虽然王亚凡刚刚救了她,但之前也没少折腾她,刚才那事就算是她对自己的补偿吧。
嗯,就这样。
过了一会,叶菁终于休息好了,这才坐了起来。
王亚凡问道:“开始?”
叶菁接过绳子,点了点头:“开始。”
王亚凡很配合地把手背在了身后,等着叶菁对自己的捆绑。
在她看不见的身后,叶菁正冲她冷笑着。
叶菁抓过她的手腕,将绳子穿过去,紧紧绑成一团。
这种手法很怪,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捆绑,而是一个水手结。
这种绳结的特点就是,越挣扎越紧。


王亚凡轻笑道:“想不到你还会这个……”
叶菁同样笑着,不过是冷笑:“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
不止手腕,手肘也没放过,其实这种水手结一旦形成,就不需要再绑什么了,给她一年的时间她也别想解开,但叶菁不理会这些,又把她的手肘也紧紧绑在了一起。
这下王亚凡连动动手腕的能力都没有了,更别提挣扎了。
接着,叶菁又用同样的手法,在王亚凡的大腿,小腿,脚踝处,个绑了一层绳子。
王亚凡试着挣扎了下,根本无法分开半点。
不仅如此,叶菁还把王亚凡的鞋子脱掉,开始用几根细小的绳子捆绑王亚凡的脚趾。
王亚凡忍不住叫道:“我去,你也太夸张了吧……”
叶菁笑了笑,说道:“怎么,你不喜欢?”
王亚凡露出一个笑脸,说道:“随便你吧,反正我做不了主。”
叶菁便继续绑了起来。


不止是大拇指,她脚上的那十根脚趾头,全部都紧紧贴合在了一起,半点都移动不得。
接着,叶菁直接将王亚凡放在床上,将她的小腿弯曲,脚踝处又绑了一条绳子,连接在手腕上那根水手结上。
本来,因为手臂的严密捆绑,王亚凡已经无法挣扎,这个水手结当然如同摆设。
而现在,叶菁将她绑成一个四马攒蹄的样子,背后那根绳子正好连接着水手结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她的腿只要有半点活动,手腕就会越来越紧。
这个结,几乎无人可破。
世上顶级的脱缚高手都不可能做到。
连王亚凡自己都很奇怪,绑的这么紧干嘛,只是玩玩,等一下解开的时候多浪费时间啊。
当然,也只是想想,浪费就浪费,谁也不差那点时间。
王亚凡笑道:“你还挺给力的,难怪梦洁会找你跟她一起玩……好了,接下来跟堵住我的嘴了,当然,你要还有什么新花样就尽管使出来,我全都接受。”
这时的叶菁,已经彻底恢复了原来的本性,冷笑道:“真的?你真的愿意接受?”
王亚凡感觉到叶菁的变化,皱了皱眉,但还是说道:“可以啊,随便怎样都行,我刚刚不是挠你脚心了吗,你也可以报复我啊……”


叶菁算是看出来了,这王亚凡是个抖M,太喜欢被虐了吧。
叶菁摇了摇头:“我不会那样做的,我想做的事,比挠脚心还要过瘾,想不想试试?”
王亚凡连连点头:“那快来啊。”
王亚凡直接躺在了床上,摆动着身姿,似乎在诱惑叶菁……
这种动作,在男人眼里是挑逗,在女人眼里……啥也不是。
叶菁停止了笑,缓缓说道:“我想带你出去转一圈,怎么样?”
王亚凡愣住了,说道:“什么?你是说这样带我出去?被人看见怎么办?”
话虽这么说,但仔细想想,还是觉得挺刺激的,于是王亚凡又点了点头:“好,可以,我说了随便你,反正我也做不了主,但是拜托啊,如果梦洁回来的话,必须马上给我解开,我真的受不了她那种方式。”
刚刚还渴望受虐的王亚凡,突然就说受不了某种方式,颇有些令人无语的感觉。
但叶菁明白她的感受,她自己就经历过白梦洁的那种方式……
那白梦洁太变态了,简直是把人往死里搞!


王亚凡又动了动腿,说道:“可是我走不了路。”
确实走不了,她脚趾上的绳子已经把她走路的权利都剥夺了。
叶菁立马说道;“没关系,我抱着你。”
王亚凡点了点头。
叶菁马上开始行动起来,从白梦洁的柜子里找出一条黑色丝袜,塞进了王亚凡的嘴里。
一点一点,全部塞了进去,一点都没有浪费。
塞完之后,王亚凡的嘴鼓的像只仓鼠。
叶菁又用力往里顶了顶,才让她的嘴唇能碰在一起。
不过王亚凡也露出痛苦的表情,显然丝袜已经不能继续塞了,里面已经没有空间了。
叶菁拍了拍王亚凡的头:“放心,我有分寸。”
说着,叶菁就掏出一瓶……胶水。
看到这东西,王亚凡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叶菁要干什么了。
不会要把自己的嘴粘在一起吧?
叶菁就是这么想的,说道:“你说了随便我的。”说着,就抓住王亚凡的下巴,将胶水一点一点挤在她的嘴唇上。
王亚凡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瞪着一双绝望的大眼睛看着……
看着胶水被滴在自己的嘴唇上,看着叶菁用手紧紧捏住自己的嘴,等待着胶水的凝固……
“呜呜呜呜…………呜呜呜…………”王亚凡拼命摇着头,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可叶菁还是那句话:“不是你说的吗,随便我啊。”
王亚凡直接被惹火了,再怎么随便也不能这样啊,她只玩一次,又不是不活了,把自己的嘴粘住干嘛?
叶菁笑了出来:“这就生气了?别气,忘了告诉你,这种胶水的效果是有时间的,不会一直沾着。”
王亚凡愣了一下,随即松了口气,冲叶菁翻了个白眼,显然在说,你为什么不早说。
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又不相信叶菁真的会把她的嘴封死,叶菁又不是神经病。
可惜……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误以为陌生人是闺蜜朋友 我求着她将自己捆绑成四马攒蹄 堵着嘴巴施虐百合

1632645150 评论

  1. 水莲之家

    不错,我想体现一下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