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发现闺蜜卧室内躺着一个陌生人 被绑的紧绷绷的 反绑了双手 两条腿被紧紧贴合在一起 捆了好几麻绳

意外发现闺蜜卧室内躺着一个陌生人 被绑的紧绷绷的 反绑了双手 两条腿被紧紧贴合在一起 捆了好几麻绳 当然不是结束。就白梦洁对赵泽做的那些事,足以让赵泽恨她一辈子。赵泽这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赵泽打算把这些东西通通用在她的身上。仿佛是知道自己的结局,白梦洁坐在木马上无声哭泣着。刚刚的那一轮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再来一次,她一定会崩溃的。她有些后悔……不过不是后悔偷袭赵泽,而是后悔自己的不够小心。如果当时自己能小心一点,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下场了。她的朋友很少,常年在外独居,这次失踪,至少三年之内,不会有人发现她的踪迹。她简直要把肠子都给悔青了。赵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目光紧紧盯着外面的白梦洁。他在想接下来让她怎么过。肯定不能便宜了她!但是又不能太过火,刚才的那一轮,差点要了白梦洁的命。而赵泽并不想杀她,只想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今天是不行了,赵泽决定让她休息一下,自
付费内容 意外发现闺蜜卧室内躺着一个陌生人 被绑的紧绷绷的 反绑了双手 两条腿被紧紧贴合在一起 捆了好几麻绳

 

当然不是结束。
就白梦洁对赵泽做的那些事,足以让赵泽恨她一辈子。
赵泽这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赵泽打算把这些东西通通用在她的身上。
仿佛是知道自己的结局,白梦洁坐在木马上无声哭泣着。
刚刚的那一轮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再来一次,她一定会崩溃的。
她有些后悔……
不过不是后悔偷袭赵泽,而是后悔自己的不够小心。
如果当时自己能小心一点,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下场了。
她的朋友很少,常年在外独居,这次失踪,至少三年之内,不会有人发现她的踪迹。
她简直要把肠子都给悔青了。
赵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目光紧紧盯着外面的白梦洁。
他在想接下来让她怎么过。
肯定不能便宜了她!
但是又不能太过火,刚才的那一轮,差点要了白梦洁的命。
而赵泽并不想杀她,只想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今天是不行了,赵泽决定让她休息一下,自己这么多天也没好好休息过,所以躺在椅子上就睡了过去。
白梦洁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好多精神不振的女孩都被绑在各种各样的仪器上,看她们的样子,似乎已经在这里很久了。
白梦洁这才知道,赵泽是个惯犯。
她心中一阵绝望。
……


与此同时,某个别墅中。
外面看,风平浪静;而在别墅内部,叶菁的嚎叫声响彻在整个房子。
她全身被绑的紧绷绷的,没有什么花式,只是反绑了双手,两条腿被紧紧贴合在一起,捆了好几麻绳。
黄色的绳子缠绕在她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一点肉色。
在她的大腿根部,用绳子固定着一个遥控器。
遥控器上面一根电线,连接着她的身体内部。
隐约可以听见,那“嗡嗡”响的声音。
叶菁此刻正在忍受着那个小球的折磨。
这些都是赵泽离去时给她送上去的。
关于这个,赵泽并不担心叶菁会出事,因为他很有分寸,在叶菁彻底坚持不下去,再坚持一秒钟就要死的时刻,他才会把叶菁放开。


因为赵泽实在是太气了,本来很容易就可以摆脱当时的困境,却因为叶菁的自大,导致自己差点走不出这个房间。
叶菁在床上疯狂翻滚着,下面的刺激让她想快点死掉。
她的双手双腿拼命扭动着,想把那个东西取出来,可是根本就做不到。
这玩意儿怎么还有电啊?!
叶菁这样想着,扭动地更加猛烈。
这种感觉几乎要将她的意志力全部摧毁了。
偏偏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刹车的声音。
叶菁以为是赵泽回来了,连忙“呜呜呜”地大叫起来。
她要好好向赵泽道歉,她再也受不了了。
可惜,只是她以为而已……


赵泽当然没有回来,赵泽的时间把握的很准,至少明天早上才会去放开她。
之前说的时间,只是吓唬叶菁的,真敢那么玩,叶菁非废了不可。
很快,房门打开,来人一下就听到了卧室传来的声音。
紧接着,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响起,来人已经走进了卧室。
推开门,是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对方是个女人,推开门的瞬间,女人笑呵呵道:“梦洁,又玩脱了?你……”
话没说完,她忽然愣住了。
因为那个在床上翻滚的人,根本就不是白梦洁。
“你是谁?”女孩疑惑地问道。
“呜呜呜呜呜呜…………”叶菁只能这样回答她。
女孩没办法,只好过去将叶菁口中的口球取下。
刚一取下,叶菁连忙叫道:“快,帮帮我!”
这时,女孩也注意到叶菁的下面有个什么东西了,以及,那“嗡嗡嗡”的震动声。
女孩的手立马伸了过去,但伸到一半,却又不动了。
她疑惑地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我朋友呢?”
这个人就是白梦洁的朋友,她当然是有朋友的,只是平时联系的不多。
这个人叫王亚凡,今天正好周末,自己在家百无聊赖,于是就想到来找白梦洁玩。
白梦洁喜欢SM,她是知道的,实际上,白梦洁每次玩的时候,都会叫她过来。
所以王亚凡有这里的钥匙。


刚刚推开门,王亚凡还以为是白梦洁在里面呢,没想到竟然是个陌生人。
她第一时间想的是这个人是白梦洁的朋友,但很快,她就否决了。
白梦洁没有这个朋友,她十分确定。
叶菁听了这话,气得差点骂娘,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道:“我是梦洁的朋友,是她把我绑在这的……你先给我解开,我一会跟你说,快点,我受不了了!啊……”
叶菁简直快要疯过去了。
王亚凡沉思片刻,突然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更不能放开你了。”
叶菁冲她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王亚凡撇了撇嘴,说道:“说实话,但如果你是梦洁的朋友的话,那我们就一起等她回来吧。她不在,我不能放了你啊。”
叶菁又被气到了,疯狂大叫:“我都被她绑了一个晚上了,鬼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王亚凡根本不理她,完全不管她了,坐在一边戏谑地看着她。
叶菁不停地大骂:“我说你真是个脑残啊!她不回来了!她昨天晚上跟我说她今天要去玩一整天,晚上回来才给我解开,到那个时候我就……呜呜呜呜呜呜……”


话没说完,王亚凡便重新将口球塞进了叶菁的嘴里。
叶菁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满脸绝望地看着王亚凡。
王亚凡继续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叶菁。
她已经信了叶菁的话,真以为是白梦洁把她绑在这的,打算等晚上白梦洁回来给她个“惊喜”。
王亚凡有些兴奋,她还从来没试过一次绑两个人呢。
反观叶菁,则是满脸绝望。
刚刚的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能够解脱了呢,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半道又变卦了。
她继续在床上翻滚着,床单什么的早被蹂躏的不成样子。
王亚凡满脸戏谑盯着叶菁的某个部位,等到叶菁重新滚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她突然抓住了叶菁的腿,不让她再移动半分。
“呜呜呜呜(你干嘛)…………”叶菁的模糊的声音传了出来。
王亚凡没有答话,直接抱住叶菁的脚踝,将一根手指轻轻划过了叶菁的脚心。
“呜呜呜!”叶菁吓了一跳。


本来就够难受了,竟然还要挠脚心?!
王亚凡也没想到叶菁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竟然更加兴奋了起来,直接抱住叶菁的小腿用力挠了起来。
叶菁更加绝望,下面的刺激,以及脚心的痒感,让她如堕地狱。
她恨透了这个女人,并且恨意成功超过了白梦洁。
她不停咒骂,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王亚凡当然听不懂叶菁在说什么,但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出来肯定不是什么狠话,于是手中的动作也更大了。
叶菁在心里发誓,等赵泽来了以后,一定要让他把这个女人抓回去,让她跟白梦洁一个下场。
过了许久,王亚凡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过依旧没有放开叶菁的小腿。
她看着在床上痛苦嚎叫的叶菁,突然说道:“好想试试啊……”
接着又看了看表,说道:“怪了,她平时离开家也不会这么久不回来呀……她到底去哪了?”
“呜呜呜…………”
王亚凡笑了笑,明白叶菁不能回答她的问题,于是将叶菁的口球摘下,问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叶菁不耐烦地嚎叫:“晚上!晚上啊!让我说几次?”
王亚凡点了点头:“那不等她了,我把你放开,咱俩来玩啊。”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意外发现闺蜜卧室内躺着一个陌生人 被绑的紧绷绷的 反绑了双手 两条腿被紧紧贴合在一起 捆了好几麻绳

1632645150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