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五花大绑的美女在室内翻滚 身体如濒死的鱼儿浑身乱颤 看起来痛苦极了

被五花大绑的美女在室内翻滚 身体如濒死的鱼儿浑身乱颤 看起来痛苦极了叶菁以为白梦洁会打开的。但她没有。白梦洁走过去,拿起那个背包,随便摆弄了两下,说道:“怎么?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叶菁当然不能说……怎么说。你一打开,被绑着的就是你了?但白梦洁好像就抓住这点不放了:“你不说有什么东西,我就不打开了,反正我不缺钱,其他任何东西我也没有兴趣。”叶菁气得差点吐血。不过与此同时,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处境。因为除了那个背包,叶菁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白梦洁不打开的话,那就完蛋了。白梦洁把背包扔到一边,走了出去。叶菁看向了那个背包。她全身被绑的结实,移动一步都难如登天,可这一刻就是爆发出了求生的潜能,朝着那个背包移动着。短短不足一米的距离,叶菁移动了将近一分钟。可是背包上面的拉链,叶菁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了。如之前所说,白梦洁去外面折磨
付费内容 被五花大绑的美女在室内翻滚 身体如濒死的鱼儿浑身乱颤 看起来痛苦极了

叶菁以为白梦洁会打开的。
但她没有。
白梦洁走过去,拿起那个背包,随便摆弄了两下,说道:“怎么?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叶菁当然不能说……
怎么说。
你一打开,被绑着的就是你了?
但白梦洁好像就抓住这点不放了:“你不说有什么东西,我就不打开了,反正我不缺钱,其他任何东西我也没有兴趣。”
叶菁气得差点吐血。


不过与此同时,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处境。
因为除了那个背包,叶菁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白梦洁不打开的话,那就完蛋了。
白梦洁把背包扔到一边,走了出去。
叶菁看向了那个背包。
她全身被绑的结实,移动一步都难如登天,可这一刻就是爆发出了求生的潜能,朝着那个背包移动着。
短短不足一米的距离,叶菁移动了将近一分钟。
可是背包上面的拉链,叶菁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了。
如之前所说,白梦洁去外面折磨赵泽去了。
作为女性,征服男人无疑更加让她兴奋。
赵泽看着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家伙,心中的恨意飙升到了一种临界点。
简直是下一秒就要爆炸了。
可是没办法,叶菁那个笨蛋竟然只带了那一个东西。
晚上的时候,白梦洁简单吃了点饭,就去睡了。


真的就一眼都不看那个背包。
连续好几天,叶菁和赵泽都在噩梦中度过。
一直以来都是他俩调教别人,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他们自己也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不知道算不算是报应。
叶菁和赵泽足足在这里呆了半个多月,身体也被束缚了半个多月。
当然不是无时不刻,当他们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白梦洁就会给他们喷上一下那个喷雾,趁他们动弹不得的时候,白梦洁就解开他们的绳子,长时间都是那个样子的话,两人可能会被累死的。


叶菁再次体会到当初的恐惧,现在她对白梦洁充满了恐惧。
每天白梦洁一睁眼,叶菁就忍不住地发抖。
某一天,当她再次看到白梦洁睁眼的时候,白梦洁冲她冷冰冰地说道:“你这个废物,真是活该!”
叶菁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明白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赵泽是怎样做到的,但这个语气,这个眼神,明显就是赵泽!
与此同时,身在客厅,赵泽原先的躯体,也缓缓睁开了眼。
她以为还能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睁开眼后,享受自己女王般的生活……
而今天,她愣住了。


她被绑起来了。
她的身体非常难受,这是之前赵泽所承受过的痛苦。
灵魂转换,并不是把痛觉也一并带走的,赵泽曾经受过的苦痛,此刻全部显现在了白梦洁的身上。
白梦洁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没有一处不痒。
偏偏,她动弹不得。
扯淡的是,这个姿势,是她自己绑的。
“呜呜呜呜…………”白梦洁用力挣扎着。
因为某个地方的痛觉实在太大,她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可是双手双脚,没有一个听她的话。
根本动弹不得。


紧接着,她便看到“自己”走了出来。
这一瞬间,白梦洁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是梦?
可是为什么这么真实?
不是?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根本想不明白。
就连叶菁都想不明白。
不过叶菁不明白的是,赵泽是怎样跟白梦洁互换掉灵魂的。
只有赵泽知道。
原来,就在昨晚。
经过数日的囚禁,赵泽的恨意达到了顶峰,一刻都忍不下去了。
他甚至不想制住白梦洁了,只要他能脱身,白梦洁马上就会死!
还好关键时刻又忍住了,比起夺走她的生命,赵泽更喜欢让她生不如死。


赵泽几乎是拼了命地往卧室移动。
被绑成四马攒蹄的样子,本来就很难移动,可是赵泽爆发出了所有的潜能,足足移动了三个小时。
凌晨三点,赵泽成功了。
他和白梦洁的互换了身体。
终于结束了一切。
他把白梦洁重新放回客厅,自己则抱着床上的叶菁入睡。
他实在是不想救叶菁,要不是叶菁太轻敌,自己早就跑出去了,所以决定让她再多绑几天。
此时此刻,赵泽正一步一步走向白梦洁。
白梦洁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本能地后退,然而,退无可退。
之前丢失的喷雾,也被赵泽找回来了,往白梦洁的脸上喷了一下,这才解开了白梦洁的绳子。
接着,他又把自己和白梦洁的位置调换,白梦洁的身体被绑成了一团,赵泽的身体则躺在一边。
最后,他飞快地往自己身体上喷了下喷雾,又打开了那个背包。
一气呵成。
两人的身体完美调换了过来。
重新回到自己的体内,赵泽瞬间感受到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心中的恨意再次增大。
地上的白梦洁,一动不动,只能转着眼珠,甚至连个表情都做不出来。
赵泽往她脸上喷了下解药,阴沉沉地说道:“你想怎么玩?”
白梦洁满脸恐惧,哆哆嗦嗦地说:“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她当然记得之前是怎么对待赵泽的,简直是往死里折磨。
因为她确信,两人做着这种事,肯定不会报警。
就算失踪,也没有人会发现他们在她这里。
所以一开始,白梦洁就是想着要折磨两人一辈子,好好做一做自己的女王梦。
而现如今,梦已破碎。
赵泽根本不给她说第二句话的机会,直接掏出一根[不可描述],抵在了白梦洁的身下。
白梦洁瞬间感受到一阵触电般的感觉,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但赵泽紧紧抓住她的双腿,不让她移动半分。
赵泽咬牙切齿,用力将棒子顶在她的身下,频率一开始就是最大。
白梦洁根本就受不了,她以前不是没有自己试验过,可是往往坚持个几分钟就不得不停下了,而现在,赵泽硬生生让她感受了十分钟。
白梦洁全身都在颤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绝望地惨叫,甚至还流出了眼泪。
“啊啊啊!!!!”声音飘荡在整个房间。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传出房间之外。
只要是别墅,隔音效果都十分好。
而白梦洁这里,显然更好。
原因在于,平时闲的无聊,她自己也会玩玩自缚。
虽然每次都堵嘴,但她真的很怕声音传出去。
所以,在墙壁上,贴满了隔音板。
别说这种声音,就算是房间内有人开枪都不可能让外面的人听见。
在外人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丁点噪音都没有。
不一会,白梦洁全身都淌满了汗,但这还不算完,赵泽直接掏出一个假[不可描述],狠狠刺入了白梦洁体内,又用绳子紧紧固定好。
那个东西本身也是可以震动的,赵泽一开始就开到了最大。
白梦洁瞬间感觉更痛苦了,声音也更大了。
赵泽坐到了沙发上,冷眼看着她。
没有赵泽的控制,白梦洁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翻滚,似乎想把那玩意儿给弄掉。
但是根本不可能,已经被绳子固定死了,就连人用手拔都不可能拿掉,除非解开绳子。
白梦洁在地上翻滚,身体如濒死的鱼儿,浑身乱颤,看起来痛苦极了。
但赵泽根本不会怜悯她,还拿出一种药物,灌入了白梦洁的嘴里。
这是一种催情药,服下之后,感觉是原来的数十倍。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被五花大绑的美女在室内翻滚 身体如濒死的鱼儿浑身乱颤 看起来痛苦极了

1632645151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