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双手背在身后被绑成了一个“W”形的样子 两条腿挂在木马的两侧

这一瞬间,白梦洁感觉全身都如同触电。这种感觉持续增大,让她直接惨叫了出来!不是呻吟,就是惨叫,名副其实的惨叫。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她以前不是没有自己玩过这些,可那都是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的,而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昏过去,但也只是她觉得而已,这种强烈的感觉,绝对不允许她昏过去。“救命……不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白梦洁在地上疯狂颤抖,由于赵泽抓着她的身体,她想翻滚都做不到。但到底是痛苦到了极点,力气也比之平时大了好几倍,竟然将赵泽都甩开了。接着,白梦洁开始疯狂地在地上翻滚,全身更是猛烈地挣扎了起来。“啊%…………”“来来来,张嘴张嘴……”赵
付费内容 这一瞬间,白梦洁感觉全身都如同触电。
这种感觉持续增大,让她直接惨叫了出来!
不是呻吟,就是惨叫,名副其实的惨叫。
如同杀猪般的惨叫!
她以前不是没有自己玩过这些,可那都是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的,而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昏过去,但也只是她觉得而已,这种强烈的感觉,绝对不允许她昏过去。
“救命……不要……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白梦洁在地上疯狂颤抖,由于赵泽抓着她的身体,她想翻滚都做不到。


但到底是痛苦到了极点,力气也比之平时大了好几倍,竟然将赵泽都甩开了。
接着,白梦洁开始疯狂地在地上翻滚,全身更是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啊%…………”
“来来来,张嘴张嘴……”
赵泽随手拿起一个口球,蹲到白梦洁身边,塞了进去。
白梦洁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但是声音依旧很大,似乎能传出十公里。
赵泽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叶菁依旧在挣扎着,可是无论如何都解不开。
见到赵泽进来,叶菁连忙“呜呜呜”大叫起来,显然在让他帮忙解开。
赵泽摇了摇头,冷眼看着叶菁:“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的自大,害得我足足被她搞了这么久。”
叶菁无话可说,只能轻轻地叫着。
赵泽哼了一声:“你是该得到点惩罚了,你就在这待着,三天后我来接你……你要是能提前挣脱开也行,反正我现在不可能管你了。”
听了这话,叶菁吓了一跳。


三天啊,别说三天,她之前已经被绑了好几天了,现在就坚持不下去了。
简直不敢想象,三天后她会变成什么样。
还能站的起来吗?
但赵泽显然不打算考虑这些,真的就说走就走。
临走,还把卧室的窗帘拉下,并且锁了门,叶菁身边一切有可能使用到的利器,都被赵泽拿了出去。
叶菁绝望地在床上翻滚,可惜一点用都没有。
客厅。
白梦洁的声音依旧很大,看起来真的很痛苦。
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全部都是湿漉漉的。
就连衣服都被汗水弄湿了。
赵泽直接掏出喷雾,对准白梦洁的脸喷了一下。
白梦洁的感觉还在,但是就是一声都叫不出来了,连表情都无法做。


她的身体时不时地还抽搐一下。
可想而知她有多痛苦。
要知道,只要被喷一下,不管有多么痛苦,她都是无法动弹的,而现在,她的身体竟然会抽搐,可想而知,那种痛苦,已经比这种喷雾的药效还要强大了。
不过没关系,白梦洁已经一声都叫不出来了,赵泽可以带着她离开。
赵泽把之前准备好的行李箱打开——这是一开始就带来的,本来以为白梦洁应该被拘束衣牢牢束缚着,可没想到,她竟然躲在门后,给了赵泽当头一棒。
行李箱内部,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皮带,赵泽把白梦洁放进去,用皮带固定好了她的大腿,小腿,胳膊,关上箱子后,白梦洁就处于一种悬空的姿态,别说被绑着,就算她没有被绑,被这些皮带吊着,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赵泽拉着行李箱便走,出了门,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驾车扬长而去。


不一会,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黑屋。
这里,女人的呻吟声无时不刻地存在着。
不过,有好多人已经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赵泽当然不会饿死她们,每天的饭还是会喂的,只是赵泽做到了,最大程度让她们感受到这种痛苦的同时,又保证了她们的生命安全。
可以说,她们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人生最可悲的事却是,想死,却连自杀的资格都没有。
赵泽把白梦洁放了出来,又在她的脸上喷了下解药。
白梦洁的惨叫声瞬间大了起来,一张脸几乎扭曲。
这时,赵泽才把白梦洁下面的玩具关掉了。
又把白梦洁嘴里的口球摘下。
本该大吼大叫的白梦洁,此刻大张着嘴巴,仿佛快要死掉了似的。


不过,这只是她的一种错觉。
一分钟后,白梦洁慢慢缓了过来,痛哭流涕着说:“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
赵泽摇了摇头:“你真的不该那样玩我的,你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是吧?”
白梦洁连连摇头,哭得有些断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泽继续说道:“很巧,现在的我也是同样的想法,你曾经怎么对我的,我十倍奉还……如果你能从我手里逃走,那么,我佩服你。”
白梦洁依旧摇着头,刚想说些什么,但赵泽已经把口球塞进了她的嘴里。
为什么要回到这里……因为在这里,赵泽有无数先进的装备,可以把白梦洁折磨的生不如死。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加美好了。
就连那个精神病院都没有!


只是楚筱和赵凌雪做的事,实在不叫什么大事,对赵泽来说,在哪其实都无所谓,而白梦洁就不一样了,曾经有那么一刻,白梦洁还想要永远绑着赵泽。
白梦洁对绳子挺感兴趣,赵泽对绳子也挺感兴趣,但很遗憾,赵泽并不是个M,他十分讨厌那种时刻,而且还是被对方偷袭的!
就连之前那个练散打的女人都没对他造成过这样的打击。
赵泽已经被惹火了,他恨不得白梦洁去死。
不过他不会的,白梦洁不会死,她只会生不如死的活着……活一辈子。
赵泽左右看了看,找了一个三角木马,直接把白梦洁放了上去。
身体各处的绳子当然需要重新进行加工。
白梦洁双手背在身后,绑成了一个呈“W”形的样子,两条腿挂在木马的两侧,大腿和小腿紧紧捆绑在了一起,同时,在木马的身上,还有一个固定好的了铁拷,穿过白梦洁膝盖的空隙,将她的两条腿牢牢固定在木马上面。
在木马的身上,还有一些电线,顺着电线看去,这些电线连接着一个跑步机。
这是过去赵泽经历使用的东西。
不过后面不停有新东西被发明出来,这些东西已经几乎被赵泽淘汰了。
现在,看来看去,能够最大程度使白梦洁崩溃的东西,却只有这个。
这一次,不用别人。
赵泽亲自站上了跑步机。
直接点开了按钮。
一开始就是最大!
赵泽在跑步机上疯狂地奔跑着!
这也是赵泽的一种发明,并不是跑步机启动就可以了,还是需要有人在上面走路的。
没有人知道原理,只有赵泽自己知道。
也就是说,就算哪一天这些东西被别人给偷走了,没有赵泽的说明书,也绝对没有人会使用这个东西。
跑步机跟木马是相连的,跑的越快,木马震动的频率越大。
一开始,赵泽就开到了最大,木马也跟着好像发羊癫疯似的,疯狂地颤抖着。
坐在上面的白梦洁当然不好受,无数次想要跳下来,可惜,她的双腿被铁拷牢牢固定着,根本就做不到。
她之前吃了催情药,现在的感觉是平时的十倍,简直快要升天了。
赵泽疯狂地跑,不停地跑……
足足跑了半个多小时!
停下来后,赵泽已经满头大汗,同时,白梦洁身上的汗水看起来就好像洗了个澡似的。
即便现在木马已经停下,白梦洁还是浑身颤抖。
她的下面,已经流出了液体,并且红彤彤的一片,好像能滴出血来似的。
赵泽来到她的身下,摸着她的大腿,说道:“你以为这就结束了?说好了的,十倍奉还,你给我等着!”

转载请说明出处
半岛束艺网 » 美女双手背在身后被绑成了一个“W”形的样子 两条腿挂在木马的两侧

1632645150 评论

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 访客 发表评论